稀土衍生品一路暴涨 风机企业寻出路_5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: 2019-06-20 14:09

2011年的金属钕价格正在经历如过山车般的暴涨,从年初的不到30万元,到年中价格最高突破180万元。虽然该产品近期又开始大幅回落,但作为许多风机制造的核心原材料价格如此剧烈波动,已经让不少风机制造企业心惊肉跳。

  如果你稍加留意的话,就会发现,我们湘电现在使用一种新的技术来制造风机,应对原材料成本的上扬。湘电股份某管理层向记者这样感叹道。该企业一直擅长制造直驱永磁风机,但2011年以来其原材料钕铁硼(稀土的衍生品)报价已大幅上升了数倍。

  这位管理层所说的新产品,其实就是电励磁风力发电机,作为永磁直驱电机的一种替代品来控制企业的成本。包括湘电股份和金风科技在内走的都是直驱永磁电机之路,而随着风电机组报价的逐步下滑,如果原材料价格继续保持较大波动,对企业今后的发展前景将带来极大负面影响。

  永磁技术前途难测

  华锐风电一位人士表示,目前风力发电技术大致分为三类:第一是风轮直接驱动多级同步发电机,又被叫做直驱技术或者无齿轮箱式技术。第二类,通过多级增速器驱动的双馈异步发电机,被称为双馈式发电机。第三种是单级增速装置加多极同步发电机技术,简称为混合式技术,它集合了双馈和直驱式机组的优点。

  而就第一种直驱技术来看,又分为励磁直驱和永磁直驱两种形式。其中,采用励磁直驱无齿轮箱系统的是德国ENERCON等公司,而金风科技和湘电股份都属于永磁直驱。

  永磁直驱方式是近年来开发的风电机组技术。金风科技就表示,与励磁技术相比,永磁电机特别是稀土永磁电机不仅具有结构简单及运行可靠、体积小、质量轻等优点,而且在额定的低转速下输出功率也较大,效率比较高。

  目前,我国低风速的三类风区占到全部国内风资源的50%左右,比较适合使用永磁电机风电机组。而且,我国又是世界上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,能够为永磁电机制造提供充足的稀土材料,所以永磁技术的应用前景还是很广阔的。金风科技曾这样评价永磁技术。

  早在2006年,金风科技为了能更加靠近上游资源,在内蒙古包钢稀土(稀土生产基地之一)高新区建设了一个直驱永磁风电机组产业化项目,该项目单班年产300台以上的兆瓦级风电机组,总投资约为4.62亿元,购置土地94亩,2008年12月该项目竣工验收。

  疯涨的原材料

  但出乎很多做风电行业的人士意料的是,近年稀土价格的大涨,促使企业的成本也大幅上扬。

  从事钕铁硼永磁材料开发、生产的中科三环证券部门的一位人士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说道,稀土是一种矿,它需要分离氧化物及分离金属钕之后,把钕再加上纯铁及硼铁等,制造成为钕铁硼,再供应给永磁电机生产商。但是近年来,由于稀土价格的提升,钕铁硼的价格也在加码大涨。

  世纪证券分析师周宠就撰文指出,金属钕的价格经过了两次上涨周期,第一轮是2005年到2007年,由8万元/吨上扬到最高40万元/吨;第二轮则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。起初还是缓慢的提升价格,2011年年初以后快速拉升,价格最高达到了180万元/吨。前述中科三环证券部门的人士则表示,最近该产品的价格回落到了90万元/吨。

  假设1兆瓦的装机需要使用1吨的钕铁硼产品,那么如果每吨价格上涨了50万到100万元的话,风机成本也就随之被抬高了50万到100万元。

  钕铁硼价格是否还会继续走高,仍然需要观察稀土的供需情况。目前从供给方面看,包钢稀土已经开始停产保价,但稀土价格并没有大幅提升,说明市场还是有一定的库存。

  其实,很多风电企业此前并不认为稀土价格及其衍生品会有如此大的提升。因为2010年,我国的稀土产量有总计13万吨,占全球产量的97%,而中国稀土的储量也有5500万吨,是全球的近50%。

  但国务院在2011年5月发文,要求用1到2年时间建立起规范有序的稀土资源开发及冶炼分离、市场流通秩序。资源无序开采和生产盲目扩张开始得到控制,同时出口也受到限制。这些背景之下,稀土价格出现了爆发性增长。仅2011年年初到年中,稀土价格就大涨了5倍以上,从30万元/吨左右,一下子暴涨到了近160万元/吨。

  其实,钕铁硼做成电机的效率,要比其他普通电机高出8%到50%左右,而且其电耗也更低,重量也比普通电机轻50%。周宠分析道,而且近几年该产品在新能源汽车和风电、空调变频电机上都有应用。

  不过中科三环前述人士表示,2011年以来,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钕铁硼生产企业,他们并没有再给国内风机企业供货。主要还是因为价格的原因。他告诉记者,目前中国风机企业在承受能力上并不如海外公司。记者也了解到,海外风电商的风机报价也要比国内更高一点。

  金风科技也表示,风机方面,全国公开投标平均价格在2011年9月达到3786元/kW,金风的公开投标平均价格在此期间高出市场平均价格的5%~10%。而据知情人士透露,一般情况下,海外大型风机制造商的产品报价还要比中国产品的价格高出10%到15%。

  应对之策

  对于钕铁硼价格大涨的影响,业界目前认为有几种应对方法。

  中科三环该人士就表示,尽管目前风电企业的采购额,占公司总体产品销量(钕铁硼等)的比重在10%上下,并不是很高。而且供应给风电企业的产品,没有给其他客户的毛利率高,但作为供货商,企业还是会给下游风电公司一定的缓冲期。

  金风科技在给记者的采访答复中也提到,公司研发部门一直在降低稀土永磁材料用量及工艺成本,提高稀土永磁材料的使用效率。同时,我们也通过与供应商签订长期供货协议,相对锁定磁钢供货价格,部分冲抵稀土原材料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。另外,我们也注意到,稀土永磁材料价格有所回落,从七月初到现在跌幅达到近40%。

  提高钕铁硼这种产品的使用效率当然是一种办法,开发新产品则完全绕开了这一成本上升的问题。

  湘电股份已经明显感到了原材料成本带来的重负(2011年中期,该企业的风力发电系统毛利率为8%,同比下滑了6.1%,除了风电整机合同下降外,另一个直接原因也就是钕铁硼价格的提升),所以湘电股份索性还是研发电励磁风机,来弥补永磁直驱电机成本上涨的压力。

  电励磁风机的原材料主要是铜线、绝缘材料和矽钢等,目前来看这些产品都不会像永磁用钕铁硼那样大涨。

  据了解,湘电股份现已完成了机型试验,将于年底投产,目前已接受订单开始准备量产。当然,不少从事直驱永磁技术的人士也表示,相比直驱永磁,电励磁的效率要低一点,因而下一步企业还要考虑客户的接受度。

  类似中科三环这样的公司,也会担心其他下游客户因为价格问题更换原材料。如空调企业有可能会用永磁铁氧体代替钕铁硼,虽然铁氧体会让主机的体积变大,但从性能上来说未必会受到影响。

  另一种避免钕铁硼价格大涨的极端性做法,可能就是让很多公司完全转变技术,直接进入到华锐风电现在所处的双馈发电领域。目前,包括维斯塔斯、GE、GAMESA、SUZLON、ACCIONA、NORDEX 以及REPOWER 等都采用双馈技术。不过在一些风电技术人士眼中,这种转变所投入的精力和费用都将是巨大的,除非现在直驱技术企业下决心,与一些技术领先的现有双馈企业合作,才可能实现这种彻底的改变。但目前来看,这种可能性并不大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